行业分类
国去杏彩平台内有个刷榜App,居然登上了App 清瞬Store的榜首
日期:2019-01-05 00:30  点击:32
国去杏彩平台内有个刷榜App,居然登上了App 清瞬Store的榜首
国内有个刷榜App,居然登上了App Store的榜首

雷锋网记者在 App Store 发现了一款神(qi)奇(pa)的应用。

根据某 ASO 网站的数据显示,这个名叫“音乐催眠大师”的 App,在 2015 年 8 月底上线,上线的前后两周在 App Store 的 CN-免费音乐排行榜排名浮动在 180-300 之间。随后的 9 月 25 日,排名消失。再次出现的 26 日,一跃至 21 名,并在 20-30 名之间稳稳当当的保持了 5 个月。在榜单其前后的对手不乏考拉 FM,咪咕音乐之类。

国内有个刷榜 App,居然登上了 App Store 的榜首

刷榜应用赫然登上 App Store 单榜榜首

打开音乐催眠大师,其功能相当简单,除了一页显示了海鸥、小桥流水、小雨、鸟语花香等催眠音效的列表,再无其他。一款简单的音乐催眠的产品何以长期在榜单如此靠前?

国内有个刷榜 App,居然登上了 App Store 的榜首

此时业内人士告诉雷锋网记者,音乐催眠大师就是 PP 红包的皮。而 PP 红包,是某自称专业 ASO 公司用来刷榜的工具。惊!一款音乐催眠如何刷榜?

雷锋网记者在手机搜索 PP 红包,官网显示,先去 App Store 下载“红包助手”。怎么又变成红包助手?

国内有个刷榜 App,居然登上了 App Store 的榜首

(PP 红包提示先去 App Store 下载红包助手再返回该页面)

记者察觉到,PP 红包又换皮了。新的“红包助手”更加犀利,2014 年上线,2016 年 2 月 16 日第一次出现在“商品指南”免费榜的 113 名,并在 23 日冲上该榜的第一名,至今仍保持。

国内有个刷榜 App,居然登上了 App Store 的榜首

看到这个啪啪啪打脸的结果,雷锋网记者为苹果心疼。

恶意刷竞争对手关键词

如同“音乐催眠大师”,安装后的 PP 红包没有任何异样,打开是一款类似“9.9 包邮”的优惠导购,雷锋网记者按照之前的提示再次回到浏览器页面,高能,浏览器自动显示“正在登录中”,在记者没有任何操作的情况下,变成了如下的登陆界面。

国内有个刷榜 App,居然登上了 App Store 的榜首

那红包助手呢?

不好意思已经没有红包助手了,打开红包助手,之前的一切都消失不见并且再也回不去,只剩下一个按钮。在任何时候,点击按钮,直接弹到浏览器中 PP 红包的登陆界面。

国内有个刷榜 App,居然登上了 App Store 的榜首

而谁是背后的操盘手呢?在红包助手和音乐催眠大师的 App 上,都毫不掩饰的显示版权所有方是“七麦科技”——除了一堆优惠券应用,目前主营的业务是 ASO100——“ASO 优化服务”。

在 ASO100 的官网上,雷锋网看到了这样的服务。什么叫“拥有一套优秀的关键词方案”呢?看看 PP 红包的运作方式。

国内有个刷榜 App,居然登上了 App Store 的榜首

打开 PP 红包,显示今天的急速任务有 19 个,分别是“搜索下载”、“直接下载”和“邀请好友”等。排名第一的任务是:

1. 在 App Store 搜索“乐蜂”;

2. 找到排名约第 33 位的嘴唇图标进行下载;

3. 试玩 3 分钟后,提交审核,即可以领取 1 块钱的奖励。

国内有个刷榜 App,居然登上了 App Store 的榜首

雷锋网记者在 App Store 找到该应用,发现它名叫“小红唇”,是一款“分享化妆发型,美食减肥的短视频空间”。而从 PP 红包的行为来看,“小红唇”其实是在刷“乐蜂”(乐蜂网)的关键词。这个现象并不是偶然,在这份任务列表中,还包括了“神州专车”、“易到用车”、“QQ 音乐”之类的关键词,而需要下载的应用都不是本尊。

国内有个刷榜 App,居然登上了 App Store 的榜首

这样造成的最明显的结果是什么呢?前几天拉勾和 Boss 直聘大战,拉勾指责 boss 直聘刷榜:无论你在 App Store 搜索拉勾还是智联,或是领英,boss 直聘永远出现在展示的第一名,挤占了友商的关键词。联想一下,近两年但凡 App 撕逼,总会有人指责对方刷榜:搜索自家产品名称出现的却是对手。PP 红包就是这样刷榜行为的执行者之一。

业内人士告诉雷锋网记者,一套号称的“ASO 优化服务”,优化关键词大概占比不足 20%,其余 80% 的功劳都要划给刷榜。

“金字塔模式”的

收徒链条:杀到对手家里去

当你以为刷榜还是下图的时候,PP 红包已经在为刷榜建平台了。

国内有个刷榜 App,居然登上了 App Store 的榜首

业内人士告诉雷锋网记者,现在市面上走这种渠道刷榜的公司大大小小有 100 家,不过多数是闷声赚大钱。PP 红包所属的七麦科技因为套着 ASO 优化的外衣,并且多次在媒体前发声,因而影响力不小。在七麦旗下的这家 ASO 网站上,标注着自有 App 应用的用户超过 1 亿。

有 ping 果手机就能赚#钱,适合学生族,全职主妇,轻松日赚 100,详加微信:xxxxxxxx

(你一定在论坛、微博、社交网站见过这句话)

不过这种利用避开苹果规则的玩法如何推广的呢?这就不得不说到它的金字塔推广模式。PP 红包提倡收徒赚钱:通过邀请码或者二维码邀请徒弟加入,徒弟每完成一个任务,师傅可以获得 10 元奖励,每个徒弟最高 10 元。为了刺激用户收徒,PP 红包还提供了收徒排行榜。目前最高收徒已经超过 24000 人(是不是和传销看起来有点像)。

国内有个刷榜 App,居然登上了 App Store 的榜首

那应该去哪儿收徒呢?PP 红包还提供了更加详细的指南,最有效的方法是:到竞争对手或者热门 App 的评论区发帖招徒(这招太阴了)。

1. 在苹果商店中其他赚钱软件的评论区。

2. 各大安卓应用市场中其他赚钱软件的评论区。

3. 苹果、安卓各大应用市场排行榜中的软件评论区。

4. 微博大V的微博下,热门微博下。

PP 红包甚至还鼓励用户去知乎、天涯、人人等社交网站,甚至 YY、斗鱼、优酷爱奇艺等视频直播网站留言。

“榜单前 200 名中 60% 曾在此投放”

业内人士介绍,尽管 App Store 的算法一再调整,但排名法则基本没有脱离两个指标:到达 App 的描述页面(不论通过搜索、跳转或者排行榜点击)+在这个页面发生转化行为(下载、评论、评分等)。因此,通过挤占热门关键词或者直接增加下载量,都能在一定程度上有效的提升排名。

在 ASO100 的网站上,赫然的写着:“榜单前 200 名中 60% 曾在此投放”。这个数据仅代表了 PP 红包一家。知情人士介绍,在 App Store,榜单前 100 名有 80% 的 App 存在刷榜行为。

同时,雷锋网记者从某渠道获得了一张近期的刷榜价格报表。在这份价格表中可知:优化关键词和刷榜是完全分开的;支付 22 万,就可以将应用刷到 Top3,还可以提供正规合作的发票。

国内有个刷榜 App,居然登上了 App Store 的榜首

再回到七麦科技。ASO100 的项目在去年 8 月召开媒体发布会面世,当月的新闻稿显示营收已经达到2、300 万每月。此前,七麦科技的负责人曾对媒体表示:

目前业内 ASO 的核心痛点是虚拟用户刷量,最恶劣的情况下达到 90% 以上的刷量占比。这些虚假用户不仅大大降低了 ASO 效率,更极大地提高了开发者的推广成本。帮助开发者控制 ASO 成本,也是七麦科技面临的重要课题。

早前,通过机器模拟 Apple ID 刷量成风,被苹果官方发现后严打,“勤劳智慧”的中国人便想出更加“质优价廉”的刷榜方法,而 PP 红包更是聪慧,直接套皮打回苹果老家,让“刷榜”变得更方便。 不过,通过真实用户刷量并不比机器刷高尚到哪儿去,趋利而来的用户多半都是在获取奖励后不久就卸载应用,仅仅是做到了用真实 ID 替换机器 ID 欺骗苹果规则,留存率依旧差。

针对 PP 红包这个项目,雷锋网记者联系到了七麦科技的创始人,向她抛出了以下问题,可惜的是,该创始人并没有进行回应。

1. PP 红包是通过音乐催眠大师(现为红包助手)启动,这样是符合苹果商店规则的吗?

2. 您如何看待虚假用户刷量和付费诱导真实用户下载之间的差异?

不过雷锋网记者也忍不住感叹,PP 红包的做法甚是高明,即使苹果官方发现音乐催眠大师的应用和实际描述不一致被下架,对七麦也没有任何影响,其后台大概有几十个“红包皮”等待接岗了。

刷榜有什么危害雷锋网记者就不再赘述了。此前,ASO100 声称公司非常重视技术,技术人员占比超过 70%,是国内第一 App Store 数据分析平台。刷榜这种灰产,还要披着技术流公司的外壳,这样真的好吗?

国内有个刷榜 App,居然登上了 App Store 的榜首

编者按:本文中介绍的 PP 红包、红包助手均属七麦科技,与阿里巴巴旗下的 PP 助手无关。

更新:

对于此文,七麦科技的负责人向雷锋网记者回应:

“七麦只为真实用户采用众包形式来推荐优质的 app,让用户通过体验 app 来帮助开发者更好的提升用户满意度并达到预期推广效果” “刷榜是通过伪造设备、伪造用户的方式来达到恶性竞争的目的。七麦业务不涉及任何刷榜行为。”这是本质区别。

关于网站  |  普通版  |  触屏版  |  网页版
01/20 08:20
首页 刷新 顶部